古代女子出軌十宗「最」

 

出軌並非男人的專利,即便受「三從四德」緊錮的古代女子,有的甚至貴為皇后、妃子、公主,也多有不滿婚姻現狀而追求「婚外情」的。本博曾推出《歷史上最著名的出軌皇后》一文,今再輯錄古代女子出軌十宗之最,以饗博友。本文所言「出軌」,是指夫婿尚健在而與其他男子有染,不包括秦始皇生母趙姬等寡居者。

一、最富具人文的出軌。有一句成語叫「徐娘半老」,亦作「半老徐娘」,它的典出便與古代女子出軌相關。這徐娘是指南朝梁元帝蕭繹的妃子徐昭佩,這位徐妃以半面妝聞名於史。梁元帝幼患眼疾瞎了一目,是醜陋的獨眼皇帝。於是徐妃每見皇帝時便畫半面妝,以譏笑皇帝獨眼,氣得梁元帝暴跳如雷。徐妃卻暗地裡同臣屬暨季江、和尚智遠等人私通。一次暨季江與徐妃私會後嘆曰:「柏直狗雖老猶能獵,肖漂陽馬雖老猶駿;徐娘雖老,猶尚多情。」此後就留下了「徐娘半老,風韻猶存」與「徐娘半面妝」的人文典故。

二、最名正言順的出軌。南北朝宋前廢帝劉子業的妹妹山陰公主,名楚玉,嫁給駙馬都尉何戢為妻後,曾對皇帝說:「妾與陛下,男女雖殊,俱托體先帝。陛下六宮萬數,而妾惟駙馬一人,事太不均。」意思是咱倆都是先帝的骨肉,你有六宮上萬美女,而我僅駙馬一人,這太不公平啦。於是皇帝賜予她郡王的待遇,給她一次「批發」三十個小帥哥做男寵,讓她可以名正言順地出軌。可惜她還不滿意,又向皇帝強要吏部侍郎褚淵,褚淵被迫伺候公主十天,實在忍受不住,便以自殺相威脅方得脫身。

三、最纏綿悱惻的出軌。李世民的女兒高陽公主與宰相房玄齡次子房遺愛「政治聯姻」,高陽並不喜歡一介武夫的房遺愛,很快與玄奘高足辯機真心相愛,其情可謂纏綿悱惻。而夫婿房遺愛甘願為他們看門,高陽則投桃報李,轉贈美女兩個,意思是咱倆各玩各的吧,誰也甭管誰!這段私情維繫了八九年後,因高陽私贈辯機的玉枕被偷而大白於天下,唐太宗大怒,下詔將辯機處以腰斬的極刑。辯機死後,極度傷心的高陽曾說:「辯機是我的驕傲,房遺愛才是我的恥辱。」也許是愛屋及烏,之後的高陽公開納三個僧人為面首,三僧慫恿高陽發動宮廷政變,終被賜死。

四、最有恃無恐的出軌。唐中宗李顯遭流放時,曾與韋氏做了十五年的患難夫妻。當年他十分誠懇地對韋氏立誓道:「異時若復得見天日,唯汝所欲,不相禁止。」未料想他復位後,這韋皇后每每用這句話來牽制他,任韋後猖狂淫亂後宮,送給自己一頂頂「綠帽子」,竟無言以對。韋後實在是有恃無恐,先與武則天侄子武三思私通,後相中三個年輕帥哥,便讓他們做幕賓,追隨左右不離。那唐中宗是視而不見,甚至親自安排韋後與武三思幽會。當然,中宗何愁宮中無美人相伴呢!

五、最荒誕無稽的出軌。梁武帝蕭衍的女兒蕭玉瑤,被封為永興公主,下嫁武帝早年摯交之子殷均後,對老實巴交的駙馬爺非常憎惡,竟然荒誕地勾搭上了梁武帝的六弟蕭宏。永興的這位親叔叔臨川王「長八尺,美鬚眉,容止可觀」,大概是個美男子。他甘願與侄女亂倫私通,是覬覦著老大的皇位。他曾厚顏無恥地在床幃間對永興說:「只要你設法除掉我大哥,一旦我做皇帝,便封你為皇后。」無獨有偶,南朝宋文帝四女兒海鹽公主,嫁給趙倩後竟公然與庶兄始興王私通,倆人打得火熱,這倒真是「兄妹情深」。

六、最肆無忌憚的出軌。若論古代女子出軌誰最肆無忌憚,恐怕非歷史上第一「花花公主」太平莫屬。太平在第二任丈夫武攸暨眼鼻子底下,公開大肆包養男寵,其男寵只能以成百上千計。還從中選出一個張昌宗奉送給母親武則天解悶。太平公主還相繼與胡僧惠范、宰相崔湜、司禮丞高戩私通。

七、最陰險歹毒的出軌。歷史上最著名的「醜八怪」皇后賈南鳳,自然不會去為那傻瓜皇帝司馬衷守婦道,她大肆淫亂後宮,不僅與太醫令程據等人私通,又採取陰險歹毒的手段,四處遣人從民間物色綁架美少男進宮,任她淫蕩玩樂。一旦玩膩了就隨便找個藉口殺掉,以免泄露天機,可真是心狠手辣,毫無人性可言。

八、最一本萬利的出軌。若論因出軌而贏得最大實惠的,當數武則天。這位唐太宗的小才人「武媚」娘,實在有遠見卓識,老皇帝還沒死,就盯上了未來的皇帝李治。她不惜冒殺頭的風險,暗中勾搭還是太子的李治。她的這一出軌,真正是一本萬利。李治繼位後,很快把她從感業寺接進宮,從昭儀到皇后,最終成為史無前例的一代女皇。

九、最公平交易的出軌。北齊武成帝高湛繼承其兄長的皇位後,連其皇兄的皇后李祖娥也一併繼承了。他垂涎嫂子的美貌,即位後就強行霸占,常常宿在兄嫂的昭信宮。他自己冊封的皇后胡氏也不耐宮闈寂寞,同高湛的親信隨從和士開相勾搭。高湛知道後,非但不責怪他,還有意成全他們。這倒像是一場公平交易。和士開善使槊,胡皇后說她也想學槊,高湛便命和士開教她。胡皇后與和士開眉來眼去,乘機調情。高湛只顧飲酒作樂,視而不見。

十、最值得憐憫的出軌。《水滸傳》中那兩個姓潘的女子——潘金蓮、潘巧雲,一直是傳統意義上的「淫婦」典型。世人凡談及淫婦,或言潘金蓮,或曰潘巧雲。其實「二潘」出軌出之有因。施耐庵、羅貫中楞是讓年輕貌美的潘金蓮嫁給面目猙獰的侏儒人武大郎,又把守寡年余、青春正富的潘巧雲下嫁一個生理上有問題的「病關索」。再讓她們一步步地「紅杏出牆」,最終都成刀下之鬼。所以,這「二潘」出軌最值得憐憫與同情。當然,這是古典文學作品中說的事兒。